揭開中藥材養生禮品價格懸殊之謎

2015-04-15     來源: 中國醫采網

同樣野山參價格相差十余倍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和養生保健意識的提高,春節期間走親訪友饋贈保健禮品,有送健康、送吉祥之意,深受消費者青睞,帶動了人參、鹿茸、蟲草等名貴中藥材或中藥材養生產品走俏。但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同種中藥材養生產品價格相差很大。在東四的同仁堂店,一根22年的野山參5克左右,價位是1.2萬元。在安定門附近的一家平價藥店,一根生產年限為1710多克重的野山參價位為1800元。

平價藥店的工作人員介紹道:“這個產品有吉林通化檢測中心的報告,還有編號。對于消費者來說,鑒別是不是野山參,需要看人參蘆部有幾節,有幾節就代表著有幾年的生長年限。”他數了數這根人參的蘆部,一共有17節,即生長年限為17年。

為表示這根野山參是真貨,這個工作人員又拿出另外一盒稱為野山參的產品,打開盒子,發現這根野山參蘆部確實很短,沒有幾節。“這根是假的野山參,不過價位也要1700多元。”

不僅是野山參,市場上蟲草、鹿茸等產品價位也很懸殊。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北京一家品牌藥店冬蟲夏草65克、A貨,價位為3.23萬元,有80克特級王中王的價位在5.91萬元。卓創資訊中藥材市場分析師張斌表示,冬蟲夏草純正的4000條西藏、青海貨市場價為11.5-12萬元/公斤,按照115/克計算,市場上蟲草價位高于這個數字的很多。

地方檢測不嚴偽劣產品橫行

張斌透露,中藥材質量參差不齊,其產品含量不達標、硫超標、染色、金屬粉增重等問題長期存在。例如名貴中藥材中,面粉黏合斷了的蟲草、添加金屬粉增加蟲草重量、移山參假冒野山參等問題層出不窮。

面對價位懸殊而又真假難辨的養生產品市場,北京商報記者就安定門附近平價藥店1800元的野山參采訪遼寧省撫順市野山參產業協會會長李國君,他表示:“類似于這個價位的野山參是假的。在撫順的種植基地,野山參的一等貨批發價為300/克,二等貨批發價為150/克,這只是批發價位,到了零售商那里,價位至少翻一倍。類似平價藥店的野山參即便是二等貨,10多克批發價就1500多元,賣1800元沒有利潤可賺。”現在野山參完全野生的資源越來越少了。目前的野山參實際上是把林下參的種子種到林子里,讓其自然生長,生長15年以上,達到國家檢測標準,就可稱做野山參。

北京商報記者觀察到,上述平價藥店的野山參確實有吉林通化檢測中心蓋的章,并有檢測報告。李國君表示:“野山參檢測市場上廣泛認可的是國家參茸產品質量監督檢測中心,地方檢測中心不嚴格,有的給些費用就可通過,這就造成偽劣產品橫行于市場。地方檢測中心出具的檢測報告以及在網上可查到的產品編碼,都不足以說明產品是真貨、好貨。”

流通環節復雜看貨定價機制不完善

現階段中藥材行業不景氣,藥市行情普遍低迷,許多供應過剩品種價格跌幅較大是不爭的事實,例如黨參,自2013年下半年開始平均跌幅超過67%,三七、當歸、黃芪等跌幅同樣巨大,蟲草價格同比也下降5000-10000/公斤。但是中藥材養生禮品價格為何居高不下?

據了解,目前中藥材禮品市場尚沒有專門的標準規范,中藥材行業僅有藥典、GSPGMP以及各地方出臺的相關標準。行業法律法規正進一步完善之中,如中醫藥法正醞釀出臺。行善堂中醫診所總經理馬寶琳認為:“現在的中藥材養生禮品不入醫保目錄,國家發改委不予定價。市場上的看貨定價機制和流通環節過多,造成這些中藥材養生禮品價位懸殊,真假難辨。”

以冬蟲夏草為例,僅從交易市場到普通藥店環節,目前四川荷花池市場2000條售價21.5萬元/公斤的西藏貨,和藥店20多克就要售價七八千甚至上萬元相比較而言差距較大。張斌認為:“中藥材流通環節一般經歷從產地種植戶、加工戶、當地經銷商、市場經銷商,再到藥廠、飲片廠和藥店等終端零售商,最后到達消費者手中,其流通環節紛繁復雜,其中生產、人工、物流成本自不必說。另外,各環節商家為了保證自身利潤也要層層加碼,商家、廠家、藥店之間也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因此中藥材到達消費者手中時價格會持續走高。”

張斌認為,中藥材長久以來的看貨定價機制導致各品種很難形成統一的價格,包括不同品種之間、同一品種不同規格之間。這與市場管理混亂也有關,中藥材行業本身法律法規就不健全、不完善,這一現象存在于種植、生產加工、流通、消費的各個領域,而且作為禮品的中藥材還存在食品和藥品界限模糊等問題。另外,養生產品還存在夸張宣傳和炒作成分,這在一些名貴中藥材和高端禮品中不勝枚舉,如蟲草、野山參因其野生資源的稀缺性和較高的食用藥用價值,往往被夸張宣傳,部分商家借機炒作牟取暴利。

1647人瀏覽過
36选7开奖结果广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