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被舉報受賄 因醫藥采購過百萬高額回扣太誘人

2015-04-15     來源: 中國醫采網

難以置信良醫被舉報受賄

鄧志峰,1960年生,河南新鄉人,19歲在內蒙古自治區入伍參軍,一年后復員進河南省焦作市五官醫院工作,案發時任五官醫院口腔科主任兼器械科科長。年少的他對從醫有著一份異于常人的執著,復員后專門進衛校學習口腔科專業知識,立志當一位為患者解除病痛的好醫生。或許是天分或許是后天努力,他確實成了一位業務能力極強,在焦作市牙科名列前茅且為人交口稱贊的良醫。

他在牙科界的名望很高,國內外許多被牙齒疾病困擾的患者都慕名而來,求其醫治,沒有誰失望而歸。當醫生收紅包的丑聞泛濫于世時,他卻婉拒了一位國民黨老將軍200美元的酬謝。這位90多歲的老將軍回大陸探親,發現多年不見的老姐姐已經滿嘴干癟。他便請人遍尋好牙醫,想為姐姐做一副假牙。找到鄧志峰后,他所做的牙齒戴上沒有出現牙齦腫脹、流血或咀嚼不適等癥狀,為了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老將軍專門給他送去了200美元,但被鄧志峰婉拒。他沒有收老將軍的錢卻不表示他沒有收患者的錦旗,所收錦旗中有一面來自于一位非洲留學生。

他醫術高超,為廣大患者帶來了康復的希望,他不收謝金,為廣大醫生作出了表率,是一位道德高尚的良醫。

但世事無常,人總在悄悄地變化著,鄧志峰也是,只是他變化的不是醫術而是他對金錢的態度。

201365日,河南省焦作市檢察院接到一封舉報信,稱五官醫院鄧志峰在醫療設備公開招投標時徇私舞弊,收受供貨商賄賂。該線索迅速被移交至孟州市檢察院偵查核實,接到線索后的孟州市檢察院迅速組織干警調查鄧志峰的財產情況,發現其賬戶中大筆進款時間幾乎都在五官醫院支付采購設備款之后,他真有受賄嫌疑!2013614日,鄧志峰被立案調查。

聞所未聞五一勞動節送禮

到案后,鄧志峰向辦案人員承認他收受醫用耗材商人馮小韜5萬余元好處。雖然這與舉報線索無關,但也不失為偵查人員的意外收獲。

2010430日,鄧志峰怎么都沒想到有人會因勞動節到了而給自己送錢,也正是這個開端,才引他走向了那個結局。

馮小韜于該年3月開始向五官醫院銷售醫用耗材,但他明白自己經濟實力不濟,存貨不夠,銷售活動還掛靠在其他公司名義下進行,要擠進該院供貨商的行列,就只能打通鄧志峰這一關,便想著借勞動節的名義去拜訪他。正因此,他在431日來到了鄧志峰的辦公室:“過節了來看看你。”并遞上了兩張價值2000元的購物卡。

后來,除了傳統節日外,每年五一勞動節馮小韜都會拜訪鄧志峰。鄧志峰也在這一次次地被拜訪中有了變化。或許,從被動收取到主動索要,只有一步之遙。2011年夏,鄧志峰聽科室里有人說孩子放假了想游泳,他便主動給馮小韜打電話讓其辦張游泳卡,他拿到游泳卡后就送給了同事。近三年間,他收了21張購物卡價值2.1萬元,現金2.6萬元,修車及其他花費4000余元,共計5.1萬元。蛻變至此,鄧志峰已在這條道路上走遠了。

鄧志峰于20101月主持器械科工作,4月便已有人到其辦公室送禮,他不會只有這一起受賄事實。辦案干警一邊審訊鄧志峰一邊已將馮小韜刑事拘留。

馮小韜的到案給鄧志峰帶來了不小的震撼,而真正叩擊他心臟的是負責調查五官醫院大型醫療設備公開招投標事宜的偵查人員帶回來的兩個姓名:王士旗與華增清。當這兩個人被拋向鄧志峰時,他驚恐地低下了頭,氣若游絲地說道:“你們別講了,讓我考慮考慮有這件事沒。”

他知道這些都瞞不住了,除了坦白別無選擇。但他還是心存僥幸,他向偵查人員承認華增清給過自己5萬元的好處費。他以為華增清遠在浙江省桐廬縣,偵查人員不會去核實其行賄數額,但是他想錯了,因為另一隊人馬已整裝待命,奔赴浙江,于2013625日將華增清抓獲。

實在誘人高額回扣過百萬

華增清在20127月得知五官醫院要采購一臺電子動態喉鏡,他便帶著設備彩頁介紹及參數跑到鄧志峰的辦公室,很爽快地告訴他自己設備報價為150萬元,給他50萬元的好處費,但鄧志峰覺得回扣少了,他要60萬元,華增清什么也沒說就離開了。過了一段時間,華增清還是想得到這個訂單,便又去了五官醫院,請鄧志峰少要點,但鄧志峰讓他去找院長楊旭東商量。隨后,這筆訂單的中標價格為155萬元,回扣依舊為60萬元。華增清知道這60萬元楊旭東也有份,但他將錢送給鄧志峰后有些擔心,他就悄悄跟著鄧志峰,看到他將錢放到了楊旭東汽車后備廂里才放心。

與華增清相比,王士旗似乎不是一個優秀的商人。五官醫院公開采購醫療設備他中標兩次,為了這兩次中標,他不知去找過鄧志峰多少次,也記不清請鄧志峰吃了多少次飯。他不會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利潤,甚至不用對方砍價,自己就主動降價十幾萬元。

20114月,他得知五官醫院要采購一臺OCT(光學相干斷層掃描儀),他便帶著產品介紹和技術參數來到了鄧志峰的辦公室,設備報價為140萬元,見鄧志峰沒有表態就走了。后來,他又因OCT采購的事情去找過鄧志峰并請他吃飯,他們就這樣熟悉起來。5月,王士旗主動將報價降至128萬元,并伸出4根手指,鄧志峰這次終于首肯了。這是他們間的第一次合作,不用對方還價,王士旗主動降價,好處費40萬元不少一分。

20126月,OCT的貨款剛結清,王士旗得知該院又要采購一臺準分子激光治療儀,他帶上材料匆匆趕赴焦作市,找到鄧志峰報價600萬元,這次鄧志峰主動壓價了:“省里買這樣的設備才600萬元,市里不能高于省里,如果你想賣給我們院的話,575萬元。”王士旗一邊點頭一邊拿起一支筆,在鄧志峰辦公桌的處方紙上寫了“120”,鄧志峰心里清楚,這次回扣有120萬元。隨后,鄧志峰對王士旗說家中有事,讓他先拿40萬元過來。王士旗似乎從來就沒拒絕過什么,便從公司賬戶取出40萬元送給了鄧志峰。

主任受賄院長當然也有份

除了從供貨商處得知院長楊旭東參與受賄外,鄧志峰從未提及楊旭東。原來,在鄧志峰的眼中,楊旭東前途光明,他在任職五官醫院院長前是焦作市衛生局辦公室主任,近些年在焦作市如此晉升的人并不多,且他正值黃金年齡,上升空間很大,再加上自己與他關系很好,所以存有袒護之心。但于他而言,若不說,自己就要擔下一切罪責。

鄧志峰糾結著、煎熬著……說還是不說,這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其實,偵查人員早在2013617日便詢問了楊旭東,他那會兒正配合調查鄧志峰涉嫌受賄一案。辦案人員說初見楊旭東時覺得他不僅能說會道而且素質很高。當詢問結束后,問他可有什么需要交代時,他誠懇承認自己在醫院改造、裝修的過程中收了河南省獲嘉大華安裝工程公司王海成5萬元現金。

鄧志峰這邊,四五天過去了,他終于決定毫無保留地說出一切。原來,每次公開招投標前與供貨商確定價格及回扣,鄧志峰都會向楊旭東匯報,因為采購設備沒有楊旭東的簽字就無法通過,設備款也根本結不到。2013619日,楊旭東被立案調查。

鄧志峰說王士旗在OCT設備中標后先給他送的20萬元當夜他并沒帶回家而是直接放在車內備胎下壓著,第二天晚上給了楊旭東。鄧志峰說楊旭東知道那是什么錢,因為他向楊旭東匯報問他這錢怎么辦時,楊旭東說:“咱哥倆,我也不比你多拿,一人一半吧。”

對于華增清電子動態喉鏡標的價格漲了5萬元,楊旭東則覺得“5萬塊錢不是啥大事……”20131月收到華增清60萬元后,鄧志峰將其中30萬元在和平街放進了楊旭東汽車后備廂中。

鄧志峰有了前所未有的輕松,但他怎么都沒想到,這一切老楊都不認了。

楊旭東到案后直接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實,與偵查人員掌握的事實一致,但隨后他卻翻供,說自己并沒有收受賄賂,企圖逃避懲罰。當鄧志峰于20131223日被宣判后準備投監時,聽到老楊不承認的消息,他又能奈何?

掌握參數中標如探囊取物

令人欣慰的是各方證據已形成證據鏈,楊旭東最終于20141218日被焦作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追繳實得贓款55萬元。鄧志峰于一審判決后并未上訴,積極退還全部贓款,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華增清犯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王士旗犯單位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馮小韜犯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該案在查處的過程中,依據“誰行賄誰供述,誰受賄誰交代”的原則,還牽出另外4名受賄人,都為焦作市轄區各醫院責任人,分別在招標或醫用耗材采購時收受供貨商賄賂,除武陟縣人民醫院副院長高雙銀收受賄賂2萬元,但積極退贓,并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有立功表現被免予刑事處罰外,其余3人(程相賓、陳旭華、馬宏偉)均被判處有期徒刑,其中馬宏偉被適用緩刑。

這是一起醫院采購過程中爆發的大范圍受賄案件,就大型設備招標而言,醫院不許接觸供貨商,只要將所需設備技術參數報送焦作市醫藥采購服務中心即可,而后事宜均由該中心操辦。

但在實際過程中,供貨商會與醫院事先接觸,談好價格及回扣,醫院再將供貨商的設備參數上報至醫藥采購服務中心。不同廠家同一醫療器械的主要功能雖一樣,但每個廠家的設備參數都有差別。只要打通醫院這一環節,中標好比探囊取物。

孟州市檢察院預防局調查后發現,焦作市醫藥采購中心在負責公開招投標時,只是機械性地匯總醫院申報材料,并未對申報參數予以考察核實。因此,孟州市檢察院曾向該中心下發檢察建議,要求其加強監督,進行整改。

該起行受賄窩案案發后,引起了焦作市政府的高度關注,擬將醫藥采購服務中心納入焦作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進行統一管理。2015130日起,辦公地點遷至焦作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一樓,相關編制及人員調整正在進行中。

1659人瀏覽過
36选7开奖结果广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