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三甲醫院醫生被曝在基層會診酬勞5千元起步

2015-06-29     來源: 中國醫采網

對于一些優秀的醫生,會診才是收入的主要來源。上海三甲醫院醫生在江浙滬基層醫院“會診”,酬勞至少5000元起步

政府試圖推動的“多點執醫”受到醫生冷遇,不被鼓勵的“會診”走穴卻熱度不減。到底是醫生不務正業?還是想象中能夠“提升醫生待遇”的政策不足以體現醫生的市場價值?

上海多點執醫試點好幾年了,三甲醫院的主治醫師劉一(化名)還是沒有行動。

“我周圍還沒有人去選擇多點執醫。”劉一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一方面工作確實很忙,但更重要的是,“有空余時間很多醫生都會出去會診,收入也很可觀。”

劉一所指的“會診”,其實是一種“灰色會診”。在上海,三甲醫院的醫生多在江浙滬基層醫院“會診”,酬勞至少5000元起步。

盡管提高醫生待遇一直被認為是實施多點執醫政策的目的之一,但顯然“灰色會診”來錢更快、更方便。因此,記者發現,多點執醫并沒有想象中受歡迎。

多點執醫不受歡迎?

517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其中指出,將會進一步推進多點執醫,通過多種形式提升醫生待遇。

所謂多點執醫,或醫師多點執業,是指允許醫生受聘于多家醫療機構行醫。在新一輪的醫改中,“解放醫生”成為了一個熱門詞匯,醫生待遇不高被劍指為公立醫院以藥養醫、醫療腐敗的根本原因。多點執醫的試行,被認為給提高醫生待遇存在了可能。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記者走訪發現,一線醫生對多點執醫接受度并不高。

“我們周圍有一部分醫生對多點執醫的呼聲很高,一方面是多了一個選擇,另一方面也有利益驅動的因素在里面。醫生并不反對多點執醫,但真正去做的人很少。”在已經試點多點執醫的浙江,一位公立醫院的醫生告知記者。

一組數據可以加以佐證。浙江自201221日試行“多點執醫”以來,一年后在相關機構登記“兼職”的醫生僅有44名,不少民營醫院的負責人抱怨多點執醫落地難行。

“臨床工作本來很多,本職工作已經很難做完,絕大部分的醫生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這位浙江的醫生對記者表示。

醫生也“走穴”

但記者通過采訪發現,工作繁忙可能并不是“多點執醫”遇冷的真正原因。因為在繁忙之余,他們總能擠出時間出外進行一些收入頗豐的“會診”。三甲醫院醫生或多或少地存在于“會診”的灰色地帶,或許是他們對多點執醫不熱衷的另一個原因。

劉一是上海知名三甲醫院的一名外科主治醫生,與很多外科醫生一樣,他每天都很忙碌:工作日,每天早上七點多上班,查房、坐診、手術;而在晚上和周末,除了陪孩子和一些必要的應酬外,更重要的事情是外出“會診”。

目前各大醫院的會診方式分為“合法途徑”和“私下會診”兩種方式,前者通過醫院與醫院之間來協商安排:基層醫院提出會診需求,通過雙方醫務科的對接落實到三甲醫院相關科室,再指派醫生前去就診。

“程序非常復雜,醫生也不愿意做,每次給醫生的補貼在300500元。現在這樣的合作越來越少,多數是一些合作的‘面子工程’。”劉一說。

與此相比,醫生私下會診越來越流行。私下會診不需要通過雙方醫院,病人或者基層醫院的主治醫師通過私人關系邀請大醫院專家,雙方對病情進行確認,認為有會診必要就可以進行,會診地點多在基層醫院。劉一做的便是這樣的私下會診。在上海的三甲醫院,這是多數主治醫生的常態。“對于一些優秀的醫生,會診才是收入的主要來源。”劉一說。

 在風頭正勁的大健康領域,醫生的工資并不如人們想象中的風光。

作為一個苦讀八年拿到博士學位、臨床經驗超過八年的外科醫生,劉一每月全部到手的收入也只有一萬元左右。而這在三甲醫院里已經算是不錯的待遇了。

“一些知名三甲醫院的明星醫生,有住別墅的,開豪車的,其實主要依靠的都是會診的收入。”劉一說,他所了解的上海一位心血管方向的頂尖級專家,出場費達到五位數,周末一天甚至穿梭于兩三個地方進行會診手術,“常常一臺手術還在進行,車子就已經在樓下等著接他去下一個地方。”

不少一線醫生向記者坦言,相比會診,多點執醫不僅有“備案”、登記這樣的復雜程序,收入上也勢必面臨著監管,高達上萬的會診費用根本不可能被管理部門接受,醫生們自然更愿意參加像會診這樣方便、高收益的醫療活動,盡管這并不合規。

當然,這種灰色會診也存在風險。作為一場并不經過雙方醫療機構的“灰色交易”,如果出了醫療事故,誰來買單?

“如果出事了,一般是基層醫院的醫療機構負責,因為這些醫院也想與這些專家保持長期的合作關系,樹立口碑。而專家所在的醫院其實對于這樣的會診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醫生資源現在很緊張,醫院不會為了這樣的事情失去緊缺的專家資源。”

而在這樣一個不通過雙方醫療機構的活動中,有資源的基層醫生成為了會診的關鍵中介。

“這些基層醫生常年積累了人脈,或者在大醫院見習認識了專家,當他認為自己的患者有必要進行會診時,就會給患者這樣的選擇,為他們牽線搭橋。”劉一說。

降溫特需服務擠壓走穴空間

除了醫生的積極性不高,對于公立醫院來說,“奉獻”醫生,更意味著核心醫療資源的流失。

“對于醫院來說,多點執醫的放開是增加了管理難度,因為它對醫生的控制力會減弱。這也是多數公立醫院對多點執醫并不感冒的主要原因。”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深層次的醫改為這樣的顧慮提供了政策的撬動點。

此次發布的《關于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特別提出,公立醫院特需服務的比例不得超全部醫療服務的10%

實際上,在此輪醫改中衛生管理部門“剝離公立醫院特需”的規劃就已經與公立醫院的營利訴求形成了對峙。

在業界,這樣的舉動一方面被理解為消除公立醫院的營利屬性,另一方面,也被理解為是在釋放一部分的優質專家資源,讓他們有一定的時間到社會化的醫療機構中發揮效能,為今后多點執醫的政策推動埋下伏筆。

目前已經有公立醫院正在與民營醫療機構商討,將特需服務搬離到民營醫療機構中來進行。業內人士表示,在這樣的合作模式下,醫院存在了推動多點執醫進行的可能。

來源:醫藥網

1540人瀏覽過
36选7开奖结果广东直播